纸币是导致经济萧条罪魁祸首 大萧条无可避免

来源:作者:编辑:2015-10-30 13:15

  无节制的信贷吹胀了投机泡沫,伴随着泡沫破裂,严重债务违约犹如多米诺骨牌连环坍塌,资本主义的膨胀和紧缩周期以灾难性的通缩萧条收尾。

  2015年6月和7月,上海股市重现20世纪20年代美国经历的股市泡沫(美国在1929年崩溃后走入大萧条。) 看上去像历史重演,可惜这一次,资本市场无法再度复苏。

  图注:蓝线为1929年道琼斯指数,红线为2015年上综指数。1929年10月24日,美国银行在JP摩根的华尔街办公室会面以期救市。2015年7月4日,中国证券经纪人宣布建立救市基金。

  也许中国近期股市暴跌可以类比1929年美国股市崩溃,但中国可探究的经济问题比20年代早得多。一千多年前,中国开始发行纸币后,就陷入了长达600年的经济和政治乱象。

  货币和黄金研究专家Ralph T. Foster在他的代表著作《我们货币的历史演变:法定货币》(Fiat Paper Money—the History and Evolution of our Currency)一书中描述了中国漫长的纸币史。

  纸币,是一把迷人的双刃剑: 

  600年来五个朝代都发行了纸币。解决很多问题的同时,是不可避免的经济灾难和政局混乱。一次又一次,中国官员们依赖纸币进行即时交易并实现财富的瞬间转移。然而,表面上的优点无法遮掩悲剧的内核。那些把纸币当成财富的人,总有一天发现他们只是拥有一堆毫无价值的纸片。

  (摘自《我们货币的历史演变:法定货币》第29页,作者Ralph T Foster,2010年第二版)

  中国在1661年废除了纸币,但33年之后它却“起死回生”,以一种更危险面貌出现——钞票。此时在西方世界,纸币不是政府而是由放债人(银行家)创造的。

  1694年,英国银行开始印钞票。作为一种债务运输工具,钞票代表了“钱”。它使政府、企业和社会负债,让银行家通过印发钱本身就能从贷款者身上收取利息而获利。

  根据“劣币驱逐良币”的格雷欣法则,纸质钞票最终取代了金币、银币和铜币,成为当今世界的交易媒介。没有本质价值的钞票被广泛接受,成为了“钱”,也成为了当今经济危机的罪魁祸首。

  作为贷款的纸质钞票,捆绑着央行利率,扭曲了自由市场的供需形态。信贷和债务的整体水平呈几何增长,打破了供需之间必要的平衡,导致资本市场崩溃。

  这就是我们今天所处的境地。

  零利率和大萧条 

  当增长无法持续时,资本主义经济中会出现零利率。

  1930年代大萧条之前,零利率从来就没有存在过。

  图注:5000年来的最低利率!蓝线为短期利率,红线为长期利率 

  今天,零利率又出现了。

 

 

  另一次大萧条即将来临!

  大萧条和黄金 

  今天我们已经把大萧条的教训忘得差不多了(证据就是1999年废除了《1933年银行法》)。剩下的警示,已经被偏左的凯恩斯和偏右的弗里德曼扭曲了。

  想真正了解大萧条,无法绕过Buckminster Fuller。对于1930年代的大萧条,他认为主要原因是资本银行家、金融家和律师。黄金起着次要但重要的作用。为了刺激经济,美国进行了一次无效的挣扎,为了让美元贬值,把黄金价格从每盎司26.67美元提高至35美元。此外,通过1933年取缔私人持有黄金,银行家们迫使美国人使用钞票而非贯穿历史的货币避险工具——黄金。

  黄金在大萧条恢复时期也发挥了作用: 

  1933年3月,罗斯福让银行放假时,经济开始复苏,抑制了第四次银行业恐慌。整个国家的银行关闭了一个星期,在此期间一支银行监督队找出了那些不抵债的银行。违约银行被关闭,抑制了由不确定性引发的恐慌。4月份,罗斯福紧接着采取了美元脱离金本位的措施。财政部采购金(和银),提高黄金价格及普遍物价,使美元在1934年1月贬值了60%。这些政策使大量黄金流入,未经“消毒”就直接流入货币供应市场。这些政策也有助于把通缩预期转换成为通胀。(摘自2008年经济学家Eggertsson的言论)

  1933年到1941年的经济复苏主要归功于黄金流入(起初反映了财政部的政策和美元贬值,后来则是由于战争原因使资本从欧洲外逃进入美国)。由此可见,扩张性的财政政策仅在1930年代的复苏中扮演了一个小角色。(摘自Michael Bordo著作《Recessions: The US Experience 1920-2007》)

  今天,黄金在美国已经失去了这样的作用,因为美国拥有的黄金量不再能够刺激经济。美国黄金存有量高峰时达到21775公吨,为二战后美国在世界各地进行军事扩张提供了支持。

  今天,黄金不再流入美国,而是流出美国。

  中国与“失控的繁荣” 

  中国和世界经济强国已经进入了资本主义的“失控的繁荣”(crackup boom)时期,也就是信贷繁荣最后撒野的阶段:

 

图注:中国的信贷繁荣显而易见 

  信贷繁荣建立在钞票和存款堆起来的沙滩城堡上。如果信贷扩张不能及时制止,那么繁荣就会出现裂缝。飞向真正价值(金和银)的航班已经开始登机。(摘自Ludwig von Mises所著1949年出版的《Human Action》)

  资本主义的失控繁荣已经登顶。2008年经济崩溃之后,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(印度和巴西等)成为资本主义最后一个信贷游乐园。然而,今天新兴市场的增长减速经济放缓,显然是卷入资本主义最后一次信贷繁荣和萧条周期的受害者。

  中国的集装箱运价指数暴跌,说明全球性通货紧缩崩溃正在进行中。失控的繁荣时代业已落下帷幕。

 

图注:中国集装箱运价指数 

中国铁路货运量大幅下降,说明国内需求下降: 

 

 

  未来是看得见的。全球性的大萧条迫在眉睫。

  (摘自2015年10月12日英国《卫报》所撰写的文章The World Economic Order is collapsing and this time there s eems no way out)

  下一步是什么:市场通货紧缩进而崩溃 

  货币政策畏首畏尾。你热钱救市,你调到零利率,你疯狂印钱皆枉然,通胀还是往低处走。

  (摘自2015年10月4日美国道富公司首席宏观战略分析师Lee Ferridge的发言)

 

图注:纽交所短息和每月变化 

  纽约证券交易所今天的短期利息水平——投资者押注股市会下跌,接近2008年股市灾难性崩溃之前的水平。